图沿

过来人太健忘

主人回来了,开心中带点恐惧,老婆已经饿了一个星期了,眼看孩子又要生下来了,我实在尽力了。看着上周被饿死的孩子,我才明白,我以为我身手敏捷,健步如飞,养活他们不成问题,殊不知再大的本领,也逃不过现实的残酷,有时候,我可以为他们做的真的不多。如今主人回来了,至少我们可以在她熟睡的时候,在厨房里找到点吃的,不至于每日都在遥遥无期的饥饿中度过。但是同时也增加了安全风险,因为我不确定下一秒会被主人拍死在哪个角落,昨天在拖鞋旁边就逃过了一劫,听说隔壁窝的阿良昨天被主人用门缝夹死了,尸体还残留在门缝上,主人似乎还没发现它,每日,我们都只能活在恐惧与提心吊胆中,你眼中的肮脏,或许正是我们需要果腹的食物,我无法选择出身,现实就是如此,我无力抗争什么,何况蝼蚁尚且偷生。只希望我的孩子可以平安降落,希望它可以去到一个没有人类又有食物的地方。

评论